爱美注意方法!“微整”小心变“危整”

割双眼皮、打瘦脸针、除眼袋、隆鼻、抽脂、切眉……如今,微整形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。有人通过“微整”变得美丽自信,有人却“微整”变“危整”,追悔莫及——

家住颐和文园西区的周女士今年67岁,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许多。如果她不说,几乎没人猜得出她已年近七十。

周女士快言快语,她说:“现如今儿女们不用心,这几年,孙子也大了,没有什么负担。”周女士的晚年生活很“潇洒”,她和老伴一起健身,还经常到全国各地旅游。

周女士说:“我们年轻时过的是苦日子,缺衣少穿的,爱美也没那条件。现在生活好了,有条件了,买得起好衣服了,我们却老了。”近几年,她对自己的容颜越来越不满意,最让她难过的是,原本漂亮的眼睛变得有点像“三角眼”了。

在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中心,周女士详细了解了一些美容项目后,最终决定做切眉术(一种眉下切口提升术)。

“爱美、追求美是女人的权利,我觉得美丽可以让我更加热爱生活。我来整形,也征求了老伴的意见,他非常支持我。”周女士说。

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主任马超告诉记者:“最近几年,沧州出现了很多医疗美容机构。现如今,整形已经成为很多爱美人士追求美的方式。2017年,中国跃居全球医疗美容第二大国。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有800万以上的人进行过美容整形。”

在市区,各种醒目的整形广告在路旁的广告牌、小区电梯里随处可见。3月,适逢三八妇女节,各大整形医院也都打出了针对“女神节”“女王节”的钜惠活动。

以前美不美看似“听天由命”,现在通过医疗手段去割个双眼皮、打个水光针、隆个鼻等就能快速变美,令不少爱美人士心动。

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、观念的改变,“微整”受到一些人的青睐。有人通过“微整”变得美丽自信,有人却“微整”变“危整”,追悔莫及。

小白说:“刚做完眼睛有些肿,现在不到两个月,已经变得越来越自然了。”小白对自己的双眼皮很满意。

做双眼皮手术前,小白去咨询了好几家大的整形医院,最终选择了浮阳大道一家整形医院。“我的一个朋友也是在那做的,当时搞活动,价格也有优惠。”小白说。

小白表示,很多人做双眼皮手术是为了找到心仪的男朋友,“我和她们不太一样,我是和男朋友订婚后,才做的双眼皮手术。当时,我和男朋友商量,他的态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对”。

小白说:“我做双眼皮并不是想取悦男友,更多的是想取悦自己,希望自己更美些,每天‘美美哒’,自己看着也开心。”

在沧州师范学院上大一的李静,去年在光荣路一家整形医院做的双眼皮手术,她说:“高考结束后,我去做的双眼皮手术,当时,父母把这当作我上大学的礼物送给我。上大学后,我们宿舍八个人有两个都是做的双眼皮。”

马超告诉记者:“每年寒暑假,或者国庆小长假,都是双眼皮手术预约的高峰期。在高峰期,我们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一天就要做10多台双眼皮手术。”

马超介绍说,从近两年到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中心就诊的现状来看,首先双眼皮手术的需求量最大。其次是眼袋祛除术,因为费用不高,很受工薪阶层的青睐。再次,就是吸脂瘦身、光子嫩肤等项目。

站在记者面前的肖涵,看上去美得无可挑剔。她身高1.7米,中长直发,皮肤白皙,大大的眼睛,甜美的笑容。

肖涵指着自己光洁饱满的额头说:“原来我的额头有些塌,去年打了7支玻尿酸。后来,还打过瘦脸针,我的牙缝比较大,在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中心做了牙齿美容……”

肖涵说:“现在我身边有两部分人,一部分觉得‘微整’很神秘,我也不会和他们说自己整过,另一部分,觉得‘微整’很正常啊,我们就一起分享‘微整’变美的经验。”

肖涵以前看到整形美容广告也有过心动,但从来没想过尝试。去年,她在北京遇到一个大学同学。一段时间未见,她简直要认不出这个老同学来了。老同学悄悄告诉她:“我打了玻尿酸,还整了下巴。”

老同学还告诉肖涵,在北京,她身边的很多同事都会“微整”,这都不是秘密了。

马超告诉记者,现在进行“微整”的人越来越多,尤其是90后,90后偏爱面部脂肪填充、割双眼皮等。每个年龄段的人整形喜好不同,80后更偏爱抗衰,爱做的项目有肉毒素注射等;70后愿意花钱祛除明显的衰老特征,比如爱做祛眼袋等手术。

马超说:“现在,无论是沧州还是其他地方,快速发展起来的医疗美容市场都相对混乱。除了一些有资质的正规整形医院,还有一些美容院、理发店甚至足疗店都号称可以‘微整’,割双眼皮,打瘦脸针。他们买来玻尿酸、肉毒素随意给消费者注射,这些人大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存在很大安全隐患。”

刘莉今年28岁,通过闺蜜介绍,她在石家庄一家美容工作室做的线雕隆鼻。谁料,她的鼻子在手术后又红又肿,多日不见好转,甚至感染溃烂。今年年初,她来到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医学美容科住院进行治疗。医生经过手术将小刘鼻梁肿胀处的脓液彻底清理,隆鼻的线材全部取出。但令医生们惋惜的是,虽然清理得很干净,但愈后效果不会太好,不仅会留下伤疤,将来还会导致鼻背凹陷畸形。

“我是在解放路一家美容院打的玻尿酸,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后,我感觉打玻尿酸的部位里面有小颗粒,而且有点疼。”在市区一企业上班的小徐说起来,还有些后怕,“后来,医生告诉我,之前注射的很有可能是假的玻尿酸。”

据了解,沧州正规整形医院一支好的玻尿酸售价上万元。而一支假冒伪劣的玻尿酸成本才20元左右,但进入市场后,在个体整形机构能卖到3000元—5000元,可以说是暴利。许多消费者经不住低价诱惑,冒险尝试,若造成感染甚至毁容,后悔为时已晚。

作为沧州资深的整形医生,马超亲眼见证很多人变美的过程,也目睹了不少人整形失败的惨痛经历。

有的原本想让皮肤更加光滑细嫩,结果打完针却脂肪堆积,面相老了10来岁;有的做双眼皮,手术后却发现两个双眼皮宽窄不同;有的隆鼻,鼻梁高了,鼻子却歪了;有的玻尿酸打到了血管,造成血管栓塞,最后导致皮肤坏死……

马超说:“现在经常碰到这样的患者,他们都是在非正规机构‘微整’失败,或出现感染才到医院寻求帮助、住院治疗的。”

马超表示,医疗美容不仅与颜值有关,还关系着人们的健康和安全,所以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。医疗美容是制造美的行业,要健康有序地发展下去,在相关部门加强监管的同时,还要规范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。求美者一定要让有资质的整形医师操作,不要被一些夸大的宣传迷惑,这样才能放心追求美。(通讯员刘丽娜 记者钱冀敏)

Leave a Reply